冰板

很懒,不经常更新 一切随缘随性~
欢迎勾搭--然而不大会聊天

通宵刷课之后的巨残产物
没有办法回家 留校网又不好 我能怎么办(T^T)
王者里还是很萌这三对的~毕竟历史上同名的他们最后都是以一方死别告终...这种反差让人欲罢不能啊!
(欢迎伯符回家!)(来自本命大乔的欢愉)

百日香

更文一时爽系列
最近重读三国,对于里面的女性角色颇有感悟
伪历史 设定为原历史人物是王者人物的前世
打算写备香的(唔他们有那么--好)
也打算穿插写写其他cp...
然而 几乎都没写到 感谢大乔小乔嘟嘟友情出演
嗯,大坑 会是大坑

“主公之在公安也,北畏曹公之强,东惮孙权之逼,近则孙夫人生变於肘腋之下。”
                              --诸葛孔明

    很多人说孙尚香的时候,毫不吝啬地说她是三国女中豪杰。
   “羡慕,因为是我希望的模样。”
    飒飒秋风中,大乔惆怅的站在江东海畔,望着暮色粘稠的浇趟进停泊的军舰里。
    军舰上那一抹翠绿显得格外清丽耀眼。
    肆意的把一条腿翘到护栏上,海风夹杂着烟火的气息撩动墨色的长马尾飞扬。深邃的绿瞳无知无畏的直视着西方直至刺眼的光芒彻底淫灭在海水深处。她的重弩在月色下显得愈发陵劲淬砺。
    飞扬跋扈,看似自由,但这是真正的自由吗?
    尚香一撩长马尾转身走下首甲板。眼前,一反昔日的冷清,聚满了高官贵族。明晃晃的提灯像是点燃了船板一般。当她望见了人群中的兄长那双已经雾气朦胧的眼睛时,恍惚间突然失去了平衡,在众人惊呼中踉跄下了几阶便勉强稳住了。还不忘一个不屑的笑声--却显得如此尴尬。
    她明明看见了,自己早就滚下去了,毫无反抗的滚进了政治的祭火中去了。强大的吴国也有委屈求全的时候,很不幸,自己就是输给蜀国的那份筹码。
   “为兄对不住...”
    她用食指抵住了自己的嘴示意兄长--既然已经发生了,那就没什么好道歉的了。
   “我同意出嫁”
    人群攒动的尽头,小乔努力踮着脚尖也看不清前排公瑾当时脸上的表情。
    赔了夫人又折兵,好一个诸葛,好一个蜀国!
    不过,我大小姐终究还是我大小姐!
    尚香毫不留情的推开衣着华丽的贵族,便自顾自的走下了战船。
  宿命由此再次轮转...

第二日
   十里红妆,出嫁尚香。
   曾经不可一世的炮火千金,就这样搪塞又荒唐的送给了凄凉的蜀地。
   新婚之夜还在吴地,尚香望着窗外斑斓热闹的婚夜之景,又看看自己身上明亮的朱纱与沉重的珠宝首饰。恍惚间仿佛抄起弓弩一个箭步冲出,从此浪迹天涯--如果身后没有那个白痴的话。
  “孙..夫人”方才出去时那土包还神采奕奕的,如今回来却多了几分讨好的意味。啧,出去一趟就又变了一个人,这土包还真是难懂。
  “累了就早些休息吧”刘备顺势把手环上孙尚香的肩头,随即一掌清脆的响声在耳边炸裂开来--
   啪-!
   手猛的收回捂住了火辣辣的左脸,在冷漠的绿色中看见自己那痛到狰狞的面容,堂堂蜀地领主何日遭过这种侮辱!正想爆发时,孙大小姐红唇皓齿僵迸一字--
   “滚-”
   深深吞咽了一口口水,看着眼前那女子攥的嘎嘣作响的拳头,这女人平时名号也不是虚名--要真打起来怕是要炸平吴地了...况且--
   面前的男人突然蔫了下来,略带抱歉的摆了摆手“那,今晚夫人一个人要注意保暖,我就在门外将就...”
   屋内又剩下了尚香一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瞥了一眼窗外刚出门就被名师名将包围的土包,一种难言的不快在心中莫名酝酿,到了脸上却化作了一抹无助的冷笑--
  呵,有点意思--

  “主公还是谨慎为妙”军师摇了摇微光的羽扇“她是我们必须的保证,所以就委屈委屈主公--”年轻的军师眸中流光一转“和的卢将就一晚吧”
   看着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甚至还有点想笑的模样-
   额 以德服人以德服人...

另一边
“子房!你在做些什么?”
“秘密。”占卜的光火下,那张清秀的脸上闪过一抹浅淡的笑痕。

眨眼18岁,生日恰好和元旦撞上,随便画一张,希望自己不要把自己埋葬在故乡。